园林景观设计_别墅庭院设计_广州草一色园林景观有限公司

专注园林景观设计

提供园林景观规划、别墅庭院设计、住宅景观设计、后期维护保养一站式服务

13536159289
你见过这么美的当代景观设计?
发布时间:2021-02-20浏览次数:
  景观设计是一门艺术,它与其他艺术形式之间有着必然联系。当代景观设计一开始就从当代艺术中吸取了丰富的形式语言。对于探寻如何表达当前生态、地理和人类意识活动的景观设计师来说,艺术无疑提供了最直接、最丰富的灵感源泉。
  1.极简主义
  60年代以后,西方艺术界不断涌现出新的理念,极简主义成为影响景观设计最大的艺术思潮。这是一种艺术运动,它通过文本或符号形式的简化来消除作者对观众意识的压抑,而大多数极简艺术作品都以简洁的几何形态为基本语言,打开了作品本身在艺术概念中的形象空间。
  人们在给园林增加几何次序的同时,也给园林注入了人文思想。通过这种方式,可以清楚地定义一个人工和非自然的环境。作为城市肌理的延伸,几何图形是建筑在现有网格中的扩展方式。很多景观设计者也因为需要给人们提供在户外空间定位的方法,而将几何形状运用到景观设计中。

彼得·沃克,9·11纪念广场,美国纽约
 
  PeterWalker是当今国际上最著名的景观设计师之一,也是极简主义景观设计的代表人物。他强调构图中的几何和次序,多以圆方、椭圆、方方、三角等简单的几何图形,或这些图形的重复和不同几何系统之间的交叉重叠来塑造景观。
  其设计的“纽约911纪念广场”将双子塔留下的大坑改造成6米深的方形水池,面积达4000平方米。池周人造瀑布最终注入中央方形的深渊,四面八方的水声掩盖了城市的喧嚣,同时瀑布可以过滤来自外面的强光,从而进入地下空间。Walker用简约的设计来传达纪念与希望,同时也让人们更深入地了解生活的意义。

HGA Architechts设计事务所,莱克伍德公墓陵园,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

  拥有142年历史的莱克伍德公墓还运用简约主义风格,在厚重的历史环境中营造出一个现代的景观空间,给人以安慰和诗意。标志的教堂建筑,简约的矩形镜面水池,肃穆的枫树和矩阵排列的壁龛——现代设计与历史环境相融合,呈现出空旷而宁静的景象。

Hanazaki,累西腓校园公共广场,巴西累西腓
 
  一家名为Hanazaki的巴西景观设计公司,同样以简约主义的理念关注景观概念和细节。设计时,他们坚持每一处都是艺术作品:或者用不同高度的墙为广场设置特殊背景,增加景观的雕塑尺度和垂直感;或者为花园添加几何线条,提升整体秩序感,在景观设计中融入纯粹主义美学。

Hanazaki,GM House,巴西圣保罗

  2.人造艺术
  景观是一组人工修饰的空间,是公共生活的基础和背景,体现了人的身份,强调历史。雕塑在西方传统中,一直是一种景观装饰物。但随着现代雕塑形式不断抽象,材料不断丰富,与景观作品的日益接近,雕塑逐渐脱离了附属性,与现代园林景观融合成为一个全新的艺术整体。

野口勇,札幌城市公园,日本札幌
 
  伊萨穆·诺古奇是首批尝试把现代雕塑和环境设计结合起来的艺术家之一。参加了许多广场和公园的建设工程,并试图融入雕塑元素。通过对雕塑与空间关系的反复思考,得出“空间即雕塑”的结论。
  一般雕塑被看作是景观的一部分,排在环境之后,而野口勇则把环境本身看作是一个抽象的雕塑。“我喜欢把园林当作空间的雕塑,”他说。人能够进入到一个真实的空间中,在这个空间中,人们可以看到周围的事物,也可以看到周围的人,这些事物都有了尺度和意义。所以才有“雕塑”来创造空间。每一个元素的大小和形状都与整个空间和所有其他元素联系在一起,我把这些“雕塑”叫做园林。
  还有彼得·沃克(MarthaSchwartz)的前妻,即美国景观设计师MarthaSchwartz,也同样擅长于利用多种景观来表现自己的艺术魅力。他们虽然在探索艺术与景观的结合之路上走得很远,但沃克深信极简主义的优雅,而施瓦茨对波普艺术的绚丽多姿充满激情。
  其作品通常是生动的人造艺术形式,以明亮的色彩、不同寻常的材料和超现实的形象为特征,表现出愤世嫉俗的幽默。Schwartz的设计力量也在于它充满了融合和借鉴,虽然很难将其设计归为一个派别,但是从她作品的形式特征可以看出她的设计风格折射出后现代艺术流派的很多特征。

玛莎·施瓦茨,都柏林大运河广场,爱尔兰都柏林
  3.自然主义
  受60年代观念艺术的影响,景观设计界也掀起了一股“反科技”的浪潮。很多设计者认为植物是花园的基础,他们试图通过植物本身来塑造风景。
  位于马拉喀什马若雷勒花园的IfSanrolan由美国园艺设计师MadisonCox设计并建造,是五大洲植物的家园。科克斯说:“最引人注目的不是簇拥着的仙人掌或者蓝色喷泉,而是一个花园和它周围的景观。这座园林精心塑造,既与古典建筑相呼应,又通过多种植物的组合营造出一种松散的感觉,使建筑的外观形式变得柔和,让人充分感受到原始自然的博大神秘。
皮特·奥多夫,霍瑟·沃斯塞特,英国萨默塞特郡。
  “自然,就是自然的生长和消亡”,PietOudolf,荷兰自然主义美学运动的领袖,他认为。长期以来,巧思园艺师们以妙手打造出一个个经过精心规划的“人造自然”,他却在不断地打破传统,在自然中创造出植物的“自我”。
  奥多夫倾向于将多年生植物和本地草本植物作为景观的主体结构,以恢复当地原有的自然景观风貌。他接受了植物的死亡,并认为凋零和腐烂可以使花园更有活力。自然追求荒野般的园林景观,模糊了植物的界限,使花园无论枯荣还是辉煌。

  4.地球艺术
  在上个世纪末,影响景观设计发展变化最大的是大地艺术。既继承了极简主义抽象、简约的造型形式,又将过程艺术、概念艺术的思想融为一体,成为艺术家涉足景观设计的桥梁。设计人员不只是把雕塑置于景观之中,而是利用土地、岩石、水、树和其他材料,以及自然力等,来塑造、改变已有的景观空间。
  地景艺术对景观设计的一个重要影响就是它引入了地景设计的艺术思想。GeorgeHargreaves,一位美国景观设计师,他的设计被认为是生态主义和大地艺术的结合体。其设计经常通过科学的生态分析,得到合理的、富有艺术张力的地表形态和植物布局规划,在强调艺术效果的同时,也遵循生态原则。
  Hargrifs在某些滨水景观设计中,通过分析河流对河岸的侵蚀,梳理出树枝状的沟壑系统,并以此作为地形改造的原型。它的设计不仅产生了引人注目的艺术效果,而且为丰水期减少河堤被水冲刷提供了一个可行的方案。
  KathrynGustafson是一位著名的地形雕刻大师,他以独特的艺术风格和对地形的刻画技巧而闻名。和自然主义相反,植物在古斯塔夫森的景观设计中并不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她从空间形式的角度将景观设计带回了它最基本的功能:塑造大地。